残酷的美(时间也是一种残酷的美)

残酷的美(时间也是一种残酷的美)

“很多时候蒙蔽我们双眼的不是假象,而是自己的执念。”

在那个燥热的夏天,少女的一句“是的,我看见了。”让她的一生背负上了罪孽。

《赎罪》影片的开始,伴随着“哒哒哒”的打字机声。英国贵族的庄园,洋溢的温暖阳光,葱郁的树林,青绿的草地。

布莱安妮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本。十三岁的她聪敏、有才气,却幼稚、自以为是。

在1935年的那个夏日午后,金色的日光洒在清透的池水。美丽的少女,轻解罗裳,跃入清池,池水打湿的衣裙紧紧的贴着少女曼妙的身姿。

慌乱转头的少年,微妙的气氛,难以言说的心动都寄托在少年轻抚的荡漾碧波。

如此美好的一幕,在布莱安妮的眼里成了龌龊的逼迫。她那属于作家特有的敏感双眼,带着无节制的自信和疯狂嫉妒。

十三岁的暗恋是混沌而隐秘的,一瞬间崩坍的美好,使得布莱安妮模糊的恨意开始发酵。

也是在那个夜晚,循着姐姐赛西莉亚掉落在地毯上的发卡,布莱安妮撞到了西西莉亚和罗比在书房的私情。

绿色的绸缎裙映衬着少女雪白的肌肤。香艳的场景对布莱安妮十分残忍。少女的朦胧情感,变成了冷酷毒蛇。

在去寻找一对离家出走的双胞胎兄弟的路上,布莱安妮看到了表姐在野外的偷情。羞愧的表姐不敢承认通奸的丑闻,只说自己是被强奸。

布莱安妮一口咬定,自己知道是谁。是罗比。当警察谨慎的问道:“你知道是他?还是看到他?是像看到我一样看到他的吗?”

布莱安妮回想了脑海里仓皇逃离的模糊身影,坚定道:“是的,我亲眼看到他。”

就是这十三岁的一句伪证,成了布莱安妮忏悔一生也没法赎回的罪。

罗比锒铛入狱,为了出狱,他报名前往敦刻尔克参军。但在敦刻尔克撤退的前夜,死于败血病。

姐姐塞西莉亚没有能等到那个她爱的男人,在伦敦的一场空袭中遇难。

这部影片由导演乔·怀特拍摄,改编自伊恩·麦克尤恩的同名小说《赎罪》,豆瓣评分8.4。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配乐、第65届金球奖最佳剧情片、以及第61届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影片奖。

影片中利用强烈的太阳作为光源,使得场景中的人物都沐浴在一层光影中,好像人物发出了光芒。打造出过于美好的不真实感,同时暗示着这时的场景都是布莱安妮的回忆。

导演擅长采用景象反应人物内心活动。落寞的背影,远远眺望着翻涌的海水,痴痴的坐在海边。

远处是她与爱人约定好的美丽家园,但天空却乌云密布,色调低沉。没有出现一句台词,却把人物内心的刻画淋漓尽致的展现。

《赎罪》的故事叙述方法十分特别,采取双线并进,循环往复的结构。一条故事线是布莱安妮的视角,另一条则是塞西莉亚和罗比的真实的艰难爱情。

影片不断采用插叙和倒叙的手法,时空的跳跃和倒退,两条故事的虚实交错,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影片中,塞西莉亚和罗比的对爱情的坚定,对美好的向往,也是最令人动容落泪的地方。

罗比参军前,塞西莉亚给了他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小屋,在海边,白色的墙,漆了蓝色的窗棱。

塞西莉亚对罗比说:“你要回来,回到我身边,罗比。”

在无人的荒野上,肆意生长的草稞,没有边界的平原。罗比掏出怀里珍藏的照片,再看了看被铁片刺入的胸膛,想着:“等我回来,塞西莉亚。”

罗比和仅剩的两个队友,不断的寻找去海边的路,寻找失散的军队。没有头绪、没有食物、没有方向,有的只是队友抱怨的磨脚的靴子和罗比带伤的胸膛。

罗比没有停下,“最亲爱的塞西莉亚,我会回去。回去找你、爱你、娶你,然后挺起胸膛生活。”

罗比终于找到了海边,找到了归属的大部队。敌军炸毁了船只,没有船只能够进到岸边。

30多万士兵都回不到英国。他们在敦刻尔克的岸边,无尽的狂欢。围在一起唱歌、跳舞、打架,射杀所有的马匹,坐在破废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高声唱着洪亮的大合唱。

无尽的狂欢何尝不是一种绝望?

罗比同样回不到塞西莉亚的身边。受伤的罗比,已经十分虚弱。

他仿佛看到了母亲对他微笑,用温暖的手帮他褪下磨人的靴子,把他的脚轻轻放入暖乎乎的水盆。

他笑着对母亲说:“我必须回去,我答应过她。”

凑着一根火柴的光,罗比掏出怀里的照片。看着那个海边的房子。

照顾他的战友安慰罗比,明天船就到了,有人来接我们,现在该休息了。

罗比满怀期待的说:“七点前叫我,好吗?谢谢你。”抱着照片闭上了眼睛。

在敦刻尔克撤离的前一晚,罗比死于败血病。没能够再见到他的“最亲爱的塞西莉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