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契念什么(楔形怎么读拼音)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视觉符号系统,人类发明文字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据较为保守的估计,距今六千年至一万年前后,出现了最初的文字。文字发生学没有接受其他文字的影响,独立产生、发展的文字系统称为自源文字。全世界最著名的自源文字有四种:汉字、古埃及象形文字、苏美尔楔形文字、玛雅文字。此外,还有古希腊的线形文字。在这些古老的文字中,只有汉字从发明到现在,历经数千载,至今依然充满青春的活力,而其他几种则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消亡了。

消失的文字 | 楔形文字:记载3000年两河流域的古老文明

古代西亚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楔形文字是古代西亚特有的一种书写字体,因其形状像楔子而得名。古代西亚文明的核心地区是美索不达米亚,意为“河间之地”。美索不达米亚分为两部分,北方称为亚述,南方称为巴比伦尼亚。巴比伦尼亚又分两部分,北部阿卡德,南部苏美尔。公元前30世纪初期,西亚最早的楔形文字就产生在苏美尔地区,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种族的迁徙,楔形文字逐渐遍及整个西亚地区乃至埃及,并最终成就了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楔形文字的肇端

西亚最早文明的创造者是苏美尔人。公元前40世纪中期,苏美尔人先发明了图画文字,这种文字的特点是,如要表示“星”就画一个星的符号,如要表示“食物”就画一个盛食物的碗。这种图画文字同后来出现的楔形文字大相径庭。

苏美尔人的图画文字向楔形文字转化的因素有很多。首先,楔形文字的产生与古代西亚的书写材料有关。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特别是苏美尔地区,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冲积平原,缺少木材、石头等古代书写材料,但苏美尔的粘土资源十分丰富,且杂质少,古代苏美尔人就用粘土做成泥版,在上面书写文字,待泥版干了就成为不可磨灭的书籍。有的泥版还用火锻烧过,作为书写材料完全不亚于石头。但在泥版上刻划图画文字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麻烦,收笔时往往留下一个个小疙瘩,不但影响美观且不易保存,这就要求改革书写技术,以适应书写材料。其次,苏美尔人的计数系统是促使图画文字向楔形文字转化的第二个因素。苏美尔人原始的计数系统系采用小圆锥体或小泥团或小石子,即先用湿泥做成泥球,然后用石子尖角或其他锥状物体在泥球外表压出各种不同的形状表示数量。苏美尔人后从中受到启发,用削成三角的楔形笔代替原来的尖笔,在泥版上压出了一个个楔形文字符号。此外,图画文字自身的弊端也是促使其向楔形文字转化的重要因素之一。早期的苏美尔图画文字符号众多,随意性很大,不便于学习和应用,而使用楔形笔压出形状固定的符号,既有利于统一符号,又提高了速度。

公元前30世纪的前期,苏美尔文字逐渐发展成为一套较成熟的文字体系,约有2000个符号,有音符,也有意符,既能书写实词,也能书写虚词。但是,由于一音多符或一符多义的情况较多,因此有许多同音异义词需要加上区别符号。从文字的类型上看,苏美尔楔形文字基本上是一种表意文字,但表音符号己经出现,图符也己变成字符。

消失的文字 | 楔形文字:记载3000年两河流域的古老文明

●楔形文字的传播

公元前30世纪后期,闪族的阿卡德部落侵入美索不达米亚,起初定居苏美尔北部,后灭苏美尔诸国,统一了巴比伦尼亚。阿卡德人在苏美尔楔形文字基础上创立了阿卡德楔形文字,并将它传遍巴比伦尼亚,苏美尔文字自此走向没落,成为一种宗教文字。

继阿卡德人之后,闪族的阿摩利诸部落来到美索不达米亚,他们中的一些人进入南部的融合为巴比伦人,而进入北部的人则发展成亚述人。巴比伦人在阿卡德楔形文字的基础上创立了巴比伦楔形文字。公元前20世纪的前期,巴比伦人建立了巴比伦王国,他们的楔形文字也随之传遍周边地区。定居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亚述帝国在公元前10世纪盛极一时,东起伊朗高原西南部的埃兰,西到地中海,北起小亚细亚、亚美尼亚南部,南至埃及中部,都为亚述帝国的疆域。被亚述人借用的巴比伦楔形文字,随着亚述军队的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最终成为西亚和埃及的通用文字。

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对周边民族的影响很大。公元前30世纪中期,伊朗高原西南部的埃兰人,在苏美尔楔形文字的影响下创立了埃兰楔形文字。居住在小亚细亚的赫梯人,从叙利亚地区的闪族人那里了解了巴比伦楔形文字,并于公元前20世纪创立了赫梯楔形文字。乌拉尔图人居住在今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南部,公元前20世纪末因亚述人入侵而接触到了亚述楔形文字,他们在此基础上创立了乌拉尔图楔形文字。此外,公元前10世纪中期,波斯人也创立了自己的楔形文字。

自公元前20世纪中期起,楔形文字逐渐成为西亚和埃及的地区通用文字,埃及法老同巴比伦、亚述、赫梯等国进行交流或通信时,都广泛地使用楔形文字。公元前10世纪的前期,亚述势力遍及西亚和埃及,亚述楔形文字遂成为西亚和埃及地区各民族的通用文字。需要指出的是,楔形文字在向周边地区的传播中,发生了深刻变化,由表意文字发展成了典型的音节文字。

阿卡德楔形文字较之苏美尔楔形文字己明显简化,增加了表音成分。巴比伦楔形文字的符号大大减少,仅640多个,不到苏美尔楔形文字符号(约2000个)的三分之一,但表音功能得到较快发展,虽然仍是表意兼表音,但表音符号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亚述楔形文字继承了巴比伦楔形文字,进一步简化了符号,基本字符约为570多个,其中常用的约300个,另外出现了一批表音符号。后期的亚述楔形文字已接近音节文字,而后期的埃兰文字则实际上己经发展成为典型的音节文字。

●楔形文字的衰亡

公元前20世纪中期,阿拉米人从叙利亚、巴勒斯坦移居美索不达米亚。他们以和平方式进入美索不达米亚,没有建立强大国家,只是在美索不达米亚西面建立了几个小国,但先后被亚述人消灭。阿拉米人在进入美索不达米亚时,带去了他们在腓尼基字母文字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字母文字。腓尼基字母文字是世界上最早的字母文字,仅22个字母,十分简便。阿拉米字母文字较之腓尼基字母文字,变化不大,最大特点是便于书写与应用,这是阿拉米语能在西亚地区广泛传播的主要原因。

与简便易学易用的阿拉米字母文字相比,美索不达米亚楔形文字的弊端十分明显。尽管阿卡德人、巴比伦人、亚述人都曾为简化楔形文字符号作过努力,但还是有数百个之多,并且几乎都是一符多意。因此,无论巴比伦楔形文字还是亚述楔形文字,其语言关系都很复杂,掌握、应用均属不易。另外,由于巴比伦楔形文字和亚述楔形文字都机械地借用了苏美尔楔形文字,让音节符号占据了主要地位,从而阻碍了巴比伦楔形文字和亚述楔形文字向字母文字的方向发展。楔形文字这种应用上的复杂性,不利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正是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阿拉米文字在西亚得到了迅速传播。

公元前15世纪中期,阿拉米文字与楔形文字并驾齐驱。可资佐证的是,考古学家在一块公元前15世纪的石碑上发现了刻有楔形文字和阿拉米字母两种文字的图案。公元前10世纪前期,亚述帝国处于鼎盛时期,阿拉米文字和楔形文字共用的图案更是不胜枚举。在提革拉·帕拉萨三世(公元前744~公元前728)、萨尔贡二世(公元前721~公元前705)和辛那赫里布(公元前704~公元前681)统治时期,登记战利品一般都用阿拉米文字和楔形文字两种文字。在已经发现的历史文物中有一幅图案,上面画着一名手执芦苇笔的书吏正在羊皮或纸草纸上书写阿拉米文字,另一名书吏则手持楔形笔在泥版上压制楔形文字。。

公元前6世纪中期,波斯人从伊朗高原进入美索不达米亚,尽管波斯人一度模仿巴比伦楔形文字创立了波斯楔形文字,但不久就被阿拉米文字所取代。公元前4世纪后期,希腊、罗马人相继入侵西亚,并使希腊语、拉丁语成为通用文字。在希腊语、拉丁语的冲击下,楔形文字的应用范围进一步缩小。迄今发现的最后一块楔形文字泥版文书书写于公元75年。阿拉伯人入主西亚以后,与当地居民同化,使当地居民失去了原有的语言和传统文化,楔形文字也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消失。

●楔形文字的释读

古代西亚楔形文字在沉睡了近2000年以后终于遇到了识者。欧洲人在17世纪发现到了楔形文字。第一块楔形文字泥版由彼德罗·德拉·瓦勒带回欧洲,他于1621年访问西亚,抄写了5个楔形文字符号,并对楔形文字的书写方向作了研究。最先仔细研究楔形文字者是汉诺威人尼布尔,他研究的是波斯古都波斯帕里斯的楔形文字铭文拓本,该拓本用三种文字写成。他区分了40多个字符,为楔形文字的研究立下了首功。

在释读楔形文字方面迈出决定性一步的是德国戈廷根的青年中学教师格罗特芬。据说,他释读楔形文字的动机是为了打赌,试一试自己的聪明才智。1802年的某一天,他趁着酒兴同别人打赌,赌的是当时一流学者宣称无法释读的楔形文字。当时他手头有几张劣质波斯波里斯楔形文字铭文的拓本,凭着年轻人的机敏,他找到了释读楔形文字的关键。他先认出了几个国王的名字,释读了十几个楔形文字符号,以后步步深入,成功地释读了波斯楔形文字。格罗特芬释读波斯楔形文字获得成功轰动了世界,各国学者因此掀起了释读楔形文字的高潮。1838~1851年,英国的诺里斯在格罗特芬的基础上初步释读埃兰楔形文字成功。(来源|读者报)

消失的文字 | 楔形文字:记载3000年两河流域的古老文明

本文地址:https://www.gpbctv.com/shownews/202111/4322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