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与女性最明显的身体差异之一便在于平均体型大小

男性与女性最明显的身体差异之一便在于平均体型大小。总的来说,男人要偏高一些。教科书上将其解释为自然界性别选择和男性之间竞争的结果,这种观点最早由达尔文提出:“毫无疑问,与女性相比,男人的体型一般更大、力气也更强,并且拥有更宽阔的肩膀、更发达的肌肉、更粗犷的身体轮廓、并且更骁勇好斗……在漫长的野蛮人时期,借助那些最强壮、最大胆的男性在生存和觅偶方面取得的成功,这些特征得到了保留、甚至强化。”

从根本上来说,若不是因为男性要通过打斗来争取交配权,如今所有人类的体型大小可能都差不多。进化心理学又将这一说法加以扩展,称这种生物本能正是人类产生不同行为表现的原因,男性天生更有攻击力和竞争意识,而女性则天生缄默、喜欢挑挑拣拣。

人们把人类体型的差异说得非常重要,就好像这是最根本的两性差异一样。生物人类学家指出,“人们都把这点当做事实,一旦你提出反对意见,他们就觉得你是在否定科学。”

但在近期发表在《进化人类学》(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上的一篇论文中,科学其实将结论指向了另一方向。“人类体型大小由性别选择决定”证据不足,医学和人类学文献也许反而能给出更好的解释。这一切也许与竞争无关,而是与骨骼发育、以及卵巢和睾丸产生的激素对骨骼的不同影响有关。

其实并不是说性别选择与人类的身高差异毫无关联,只是认为这种假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并且我们尚未对其它理论进行充分评估。这场争论不仅关乎进化,更关乎我们身而为人的本质。

答案骨中藏

人类两性体型大小的差异常被列为性别选择的典型范例:这类特征的进化往往受繁殖成功率、而非生存率的差异影响。但理论学家得出这一结论有些操之过急了,现有证据远不足以说明性别选择是造成体型差异的主要原因。

“我们还需要多得多的证据,光靠‘男女存在体型差异’这一事实是不够的。”莱斯布里奇大学进化人类学家路易丝·巴雷特(Louise Barrett)指出,性别选择假说无疑更符合我们的直觉,毕竟科学家做出了“男性体型比女性大、并且更好斗,所以这两点之间一定存在关联”这样的推断。这种说法也很符合流行文化中男子气概和女性气质的概念。“问题是,相关研究做得不够好。”

例如,虽然相关研究经常将人类比作其它灵长类动物,但并未将人类与这些动物进化史的重叠程度考虑在内。也就是说,就算性别选择可以解释雄性和雌性黑猩猩体型上的差距,但人类体型的性别差异也许与我们和黑猩猩的相同祖先关系更大,而不是将这种性别选择延续下来的结果。

要想用性别选择假说解释男性为何比女性高,我们还需要更多数据。”巴雷特表示。事实上,我们也许可以换个方向思考:“也许主导权和竞争行为是两性体型差异的结果、而非原因。”在研究骨骼生物学与演化相关文献的过程中介意发现更直截了当的解释,尤其是骨骼发育与激素之间的关联,女性之所以比男性矮,可能是因为大部分女性都长了卵巢。

卵巢很重要,因为它分泌的雌激素比睾丸多得多,而雌激素有助于引导骨骼发育。在所有人类骨骼中,大量雌激素都会刺激长骨生长。在青春期之前,男女生长速度都差不多。但进入青春期后,卵巢分泌的雌激素便会逐渐增多,刺激人体骨骼的生长板,使骨骼增长。长骨受到的影响尤其明显。因此在青春期早期,女孩往往长得比男孩高。

但这种情况并不会持续太久,因为高激素水平会导致生长板闭合。这便是造成男女身高差异的原因:长卵巢的人在青春期开始不久后,生长速度就达到了顶峰,而长睾丸的人的骨骼则会继续生长好几年时间,雌激素水平才会达到顶点,所以最终身高会超过前者。

这种“激素说”非常吻合历史上人类男女体型差异的变化。例如,在14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过后,男女平均身高差增加了62%:男性增加了9厘米,女性则减少了5.5厘米。男性身高增加是说得通的,因为在大流行病过后,人们一般会变得更健康、营养也更充足,并且成年后的身高受童年时的营养和健康状况影响很大。但女性的身高变矮了,这是否说明她们的健康水平在瘟疫过后反而下降了呢?

南卡罗来纳大学人类学家莎朗·德威特(Sharon DeWitte)并不这么认为。她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黑死病之后,女性体型的缩减也许其实反映了饮食或健康状况的改进”,因为健康的身体与较早的初潮之间往往具有相关性。

如果是这样,那么男女体型差异的变化就与竞争毫不相干了。黑死病之后的女性并不会特别青睐高个男子,而男性对女性的喜好也不会突然改变。男女体型的变化也许只是健康状况改善的副产物之一,身体越健康,卵巢成熟、发生初潮的时间就越早。

争论的焦点

用雌激素解释身高差异的理论并非最近才提出,但人类进化生物学家并未给予它太多关注。雌激素似乎可以解释男女身高差异是如何产生的,但并未从进化的角度解释这种差异出现的原因。

但这种说法本身就有误导性。生理学、内分泌学和骨骼发育怎么就不算进化的一部分了呢?雌激素会影响骨骼生长,这是造成男性比女性高的直接生理原因。任何影响雌激素水平和分泌时间的因素都会不可避免地对男女体型差异造成影响,哪怕这种影响并不是大自然选择的结果。任何导致初潮提前的环境条件都会附带性地造成女性体型相对缩小,但不会改变人类社会的交配体系、也不会改变男性之间的竞争水平。

骨盆宽度之谜

这意味着,人类体型的两性分化也许的确与自然选择无关。因此要想理解男性为何比女性高,我们也许先要弄清我们为何会在特定的时间经历青春期、以及是什么促成了不同灵长类动物在激素上的差异。

“女性骨盆比男性宽是因为需要分娩脑部更大的婴儿”这一假说也存在类似的缺陷,就像长骨的发育一样,骨盆宽度很大程度上也是由雌激素水平决定的。没有证据表明骨盆宽度会影响生育成功率。在分娩远比人类轻松的物种中,雌雄动物的骨盆宽度同样呈现出这一规律。例如,黑猩猩新生儿的头部与母亲产道宽度之比远小于人类,但雌性黑猩猩的骨盆同样很宽。

女性之所以骨盆较宽,可能并不是为了帮助分娩,而是为了给整套生殖系统留出完整的体内空间。“阴道、阴蒂、宫颈、子宫和卵巢所占的总体积比男性生殖系统大得多。“这种解释一提出来,人们就会觉得恍然大悟,”巴雷特笑道,“女性体内要容纳这么多器官,难怪骨盆更大呢!”

巴雷特还指出,男女骨盆宽度的差异可以用如此简单的解剖学知识来解释,却被科学界忽略了这么久,说明科学界的包容性存在制度性问题。“我们总把男性的身体看作默认配置,女性的身体则是在此基础上发生偏离的结果。但如果我们不再把某一性别的身体结构当成默认配置,而是研究这些生理过程如何导致了两性差异的产生,便可更好地验证这些假说。”

去伪存真

针对身高的“竞争假说”和髋部宽度的“分娩假说”看上去合乎情理,因此深入人心,并且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影响。“性别选择说”指出,男性生来便喜爱竞争,文明人要想乐于合作、与人为善,就不得不与自己的“真实本质”对抗。正是这种观念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刻板印象。但骨骼告诉我们的真相却全然不同。

我们需要对各类进化假说进行更好、更严格的验证,并且涉及人类时尤其要小心,我们对自己的看法会影响我们的行为表现,因此不容有误。这个问题在讨论的是人类的进化史,是我们要如何讲述自己的来龙去脉,所以我们必须确保这个故事正确无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