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有修手表的(附近有没有修钟表的地方)

俗话说:“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在过去,掌握一门手艺就相当于有了一份安身立命的保障。打铁匠、木匠、修表匠、补锅匠……这些都是曾经在街头巷尾的“热门”职业。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消费习惯的改变,这些曾经与我们生活密切相关的传统手艺,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被称为人们最想拥有的“四大件”,那时的手表是身份的象征,且手表普遍价格昂贵,于是修表匠这个职业应运而生,随着社会的变迁,修表匠的身影逐渐消失。近日,笔者采访到北海市合浦县石康镇的一位70岁的修表匠吴兴强,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生活,聆听他的故事。

闹市一隅,一间开了四十多年的修表铺

在石康镇的一条老巷子里,有一家没有招牌的不起眼的老式修表铺,门面破旧,整个店铺面积也不大,大概几平方米,两张用来修理钟表的小木桌,桌上摆着榔头、卡表台、开表器、清洗剂以及各种小的修表零件,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老式的钟,这就是吴师傅的钟表世界。老师傅告诉我,他今年七十岁,在镇上已经做了四十年了。这个钟表店的旁边就是镇上的市场,在农村,每三天就是圩日,一到圩日,这条巷子就满是吆喝的商贩,和前来赶圩的村里人,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虽身处闹市,但是老师傅依旧能专心沉醉在自己的钟表世界,门外的世界喧嚣嘈杂,门内却安静地只能听到时钟的滴答声。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修表铺的店面

这间店虽然没有招牌,但是作为坚守在镇上40年的修表铺,吴师傅以活细出名,镇上的人都信赖吴师傅的修表技术,街里街坊平时家里的手表、时钟坏了,都会来找吴师傅修。在吴师傅的巧手下,不一会儿“沉睡”的钟表就被“唤醒”了记忆,滴滴答答地走起来。“以前镇上有很多和我一样修表的同行,但是现在已经改行了,坚守到现在的只有我这一家,”吴师傅说,“修表这技艺,也不是说只有我会,比的是细致与耐心,顾客相信你的手艺,才能做得久。”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钟表店内摆设的老式挂钟

专注技艺,时光流逝仍然坚守初心

吴师傅告诉我,他的手艺是从父辈那代传承下来的。以前他的父亲也是镇上出名的修表匠,从小耳濡目染,小时候很多人拿着自己的坏手表找父亲,看着一个个坏手表在父亲的巧手下“活”了过来,对父亲很是崇拜。于是在三年级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学习修手表的手艺,学习了一段时间,就继承父亲的家当,正式开了一家修钟表的铺子。作为一名老钟表匠,吴师傅的技艺非凡,在修钟表这方面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每次有顾客拿着手表过来给他修,他接过手表,戴起修表的放大镜仔细观察,大概就知道是什么毛病,看着机芯内部的各种细小的零件,拿起镊子“对症下药”,开始了他的修表工程。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修手表所需的各种工具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修手表所需的各种工具

在交谈中,吴师傅告诉我,现在的修手表和以前的修手表大有不同。谈起年轻的时候修手表,吴师傅说:“那个年代修手表是没有钟表零件可以更换,当时没有那么发达,很多零件都不是大量在市面生产出来,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打磨制作,这就相当考验一个钟表匠的功力。”好的钟表匠是能自己根据所要修的表内零件,临摹出一个零件装配进去表盘里,一模一样复刻,让钟表能重新走起来,这一过程十分耗时,也非常考验耐心和细心,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随着移动手机的普及,大家从手机上就能快速知道时间,在大多人看来,如今手表逐渐成为一个装饰品,戴手表的人变少了,很多人手表坏了,也就选择重新买一个,不会花钱来修,觉得这样很麻烦。来修表的人和以前比也变少了,据吴师傅回忆,在八十年代,生意好的时候,从拿表到修好表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现在的话最多一两天就能修好一个表。吴师傅说:“现在修表一个月大概有一千多块的收入,满足日常需求是没问题的,人老了,也不想那么拼命赚钱,主要是图个开心。” 这个店开得久了,老顾客们都知道,平时也会有一些熟人来这里和老师傅聊聊天,拉拉家常,老师傅觉得这样的生活轻松舒服,钟表陪伴了他四十多年,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或出于习惯,或出于责任,守护着他的一方土地,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吴师傅正在修手表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吴师傅正在修手表

时光的修缮者,传承老手艺

有人说,修表匠是时光的修缮者,修表则是一门留在旧时光中的老手艺,在时间的沉淀下,如陈年老酒,越发醇香。这门手艺只有经过了时间的打磨才能达到更高的境界。修表四十年,作为老字号,期间也有人想找吴师傅学习手艺,不过都被吴师傅拒绝了。吴师傅说:“当时生意太好,我没有时间精力来教授他们,况且修钟表这门手艺不是谁都能干的,是极其细致的,如果只是短暂学习,也只能学到一些皮毛。”俗话说慢功出细活,这些细致的手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成的,没有十年八年很难学好。别看这一个手表这么小,里面大有乾坤,一个手表内部大概有几百个小的零件,有一些精细的手表更是达到上千个,这就要求一个好的修表匠不仅视力要好,还有极具耐心,不然在这行干不长久。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吴师傅在店内望着街上人来人往

北海70岁的修表匠:坚守40年,只为“唤醒”沉睡的钟表

图为老街的建筑

随着手表工艺的迅速发展,修表师傅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才能足以应对市场,而低廉的收入和对技术的高要求 “劝退”了不少年轻人,随着老一辈的修表匠慢慢老去或者转行,年轻人又不愿意学,这门手艺正在濒临失传。修表匠是方寸世界里的舞者,但是,如今能在这个行业上坚持的人寥寥无几,而吴兴强却选择坚持下去,不仅是因为热爱,更是因为传承,身上背负着一份传承老手艺的责任,我猜这大概是他这么多年没有改行的原因之一吧。

每一个城市都会有一群默默坚守着老手工技艺的职业手艺人,他们在街上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摆着自己的小摊子,是他们的坚持让我们年轻一辈有看到且学习这种手工艺的机会,是他们的存在让一个地方变得更有人情味和温度,愿每一种老手艺都不会失传,在将来也能在大街小巷里继续看到他们的身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