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夏(生半夏抗肿瘤)

半生夏(生半夏抗肿瘤)

现在很多中医治不了大病,重病,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们不敢用药。比如这个半夏,药典中说其有毒,推荐用量是3-9克,而且还是炮制过的半夏。我在临床实践中发现,用这个量来给病人治病,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因此我在临床上用制半夏一般是20-30克,远远超过药典的用量。

常读仲景之书,我知道仲景书中用的半夏都是生半夏,且用量较大。奈何现在人们受药典束缚,用半夏不仅是炮制过的,而且量小之又小,因此现在的很多中医治不了病!

一次亲自尝药的经历:生半夏用到120克居然没有一点毒副反应


前几天读书时读到著名中医徐风瑞先生的一篇《生半夏120克煎剂体验录》文章,我很佩服徐先生实在探求的精神。

我们知道古代有神农尝百草,通过尝试知道了药物的性味归经,了解了药物的功效作用。被称为“中西医汇通第一人”的民国时期中医张锡纯先生写过一部书叫《医学衷中参西录》,其中一部分叫《中药亲试记》,先生所用的药都是经过先生亲自尝过,亲自体现药物的毒性作用、不良反应,然后找出解决方法才给患者服用。又如现代广西中医药大学的刘力红教授“率众尝附子”。我们知道附子是大热大毒之药,医家往往都不敢轻意使用,但他带领他的研究生们每天早晨要喝一碗附子汤,让学生亲自体验附子的功效,出人意外的是学生在喝附子汤的时候,一些学生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就治愈了。

像这个半夏,古人用生的,我们现代人用炮制过的,且量远远小于古人,所以我们用起来没有起的相应的作用,那这生半夏可不可以用,有没有毒,用量是多大呢?徐先生的这篇文章给人启示,引人深思。如果中医界多了几个像徐先生这样的人,那我们的中医又将是别有一番情况。

其实我像徐先生一样,往往用药之前,也大多以身试药。如我就试吃过巴豆。

我在给别人治病之前,对自己常用的药也都亲自尝过,明白药性,了解服药之后的感受才敢给患者用药。比如我听我老师讲过他治疗肠癌的一个医案。那时一个女患者,医院诊断为肠癌晚期已经不给治了,让患者回家静养,但是患者家属不忍心看着患者等死,于是找到我老师,我老师看到患者时,患者已多日不大便,腹部硬满,我老师断定患者患的是冷秘,于是老师用白蜡包裹住二十粒巴豆,让患者第一天先服下十粒,隔一天后再服十粒。患者第一天服下巴豆之后肚子只是轻微的疼,并泄下一点大便。到了第三天服用巴豆的三个小时后,患者就感到腹中气机翻滚,而且大便下来了,蹲在那里一下子拉了一个多小时,泄下的大便有半盆之多,患者顿时感到腹部小了,也轻松多了。后又用药物调理,医院推辞不治的肠癌病霍然而愈。

一次亲自尝药的经历:生半夏用到120克居然没有一点毒副反应


我虽然看到老师用巴豆如此出神入化,但我自己用它时还是有顾虑的,不敢用。怎么办呢?于是也萌发了自己亲自尝尝的想法。那一天上午八点钟时,我拿出一粒巴豆放在口中,但是巴豆的味也太难闻了,我没敢嚼,于是囫囵吐到肚子里,但是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感觉。我还想都说巴豆厉害,但咋没反应啊!到了十点钟的时候,我感到腹部一阵疼痛,感到要泄了,于是急忙冲向卫生间,裤子还没有完全退下来,就如山洪爆发一样泄下了大量的水花样大便,然后就没事了。第二天我又服了两粒,情形与第一天差不多,第三天我又服了三粒,结果两小时后腹部只是微痛,连泄都不泄了,可能是寒积都泄完了吧!

有了我自身的经验后,因此我给患者用巴豆自己心里就有数了,遇到寒性便秘的患者,我给他用上一粒没有问题,患者就是拉到裤子里都没事。

下面就言归正传,我们就来欣赏徐先生的这篇文章:

仲景用半夏皆为生用,后世认为半夏有毒,于是矾制半夏,姜制半夏应运而生,有些临床医家倡导使用生半夏,有一些医家畏惧生半夏如狼虎,见到前人种种实验汇报,我也去年曾经把姜半夏60g煎出液以及药渣子一次性全部服下,无任何感觉,内心终不能释怀。路子还是自己走才知道深浅,于是做了这个生半夏体验的汇报。

体验半夏首先要认清旱半夏才是正品半夏,市场上水半夏居多,类似小圆锥形的皆是水半夏,价格低廉,不是正品。接近椭圆形的才是旱半夏,所谓切片半夏,因为丧失了形状,无法区分半夏品种,我都不选择。只选择比较完好的椭圆形的生旱半夏作为实验品。

一次亲自尝药的经历:生半夏用到120克居然没有一点毒副反应


实验日期:2月26日晚上

生旱半夏直接口尝的体验:

取一粒较小的生旱半夏的一小块,放进口中细嚼,咽下,不久即可感到喉咙有轻微针刺样感觉,扁桃体肿大,尚可忍受。大约一小时此感觉消失。实验两次,都是如此。生半夏直接口服确实强烈刺激咽喉,古今认识都正确。

但是临床上没几个人直接给患者生吞半夏粉末的,都是入了煎剂来使用,所以直接吞服生旱半夏有刺激性感觉,这个结论临床意义不算大。

生半夏120克煎剂的体验:

取生半夏120克,用粉碎机粉碎(旱半夏个头比较大),入锅煎煮三个小时。按照内经的指示,用白布绞取汁液。观察到汁液接近乳白色,粘滑,口尝味道涩淡,略微带有酸味(是不是药农硫磺熏制导致?),先口服二分之一(即六十克生半夏煎出液),半个小时以内无任何感觉,也不刺激咽喉。看来久煎生半夏煎出液对于咽喉无刺激性。

半夏煎出液静置时间久了就会接近凝结,像果冻一样。一个小时后服下剩余药液,所有半夏煎出液服用完毕。

半夏药渣子的口尝体验:

由于半夏粉碎不完整,煎煮后有一些颗粒仍然较大,口尝发现内部尚未煮透,这次煎煮时间有三个小时,可见完整半夏若入汤剂,内部必然不熟。口尝中心这一发白的部分,刺激性仍然存在,这说明半夏如果颗粒完整去煎煮,会造成一部分药材浪费。

睡觉时候感觉较平时安稳,呼吸深而长,心率较平时较低,大概安眠作用即是如此。

我坚持不睡着,躺在床上,心中恐惧,我会不会中毒?于是起床披衣,翻阅相关资料,没有人讲解过口服一百克生半夏煎剂是否会中毒。没有资料,我还是继续睡觉吧。

躺在床上又想起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到半夏非重用不足以为功,作者也是常常使用一百克以上,想到这里我安心了一些。慢慢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无任何不适。实验完毕。

一次亲自尝药的经历:生半夏用到120克居然没有一点毒副反应


结论:

一,生半夏直接口服,确实有较为强烈刺激性,但是这个性质临床意义不大,因为没几个医生要求患者直接口服生半夏。

二,120克生半夏煎出液,安全无毒(本人试验仅作参考)。生半夏可以直接进入汤剂。

三,120克生半夏煎出液有较为强烈的安神作用,表现为呼吸变深长平稳,心率稍微减慢。并且这个效果可以持续数天.甚至在白天,呼吸和心跳都较平时平稳.内经的半夏秫米汤应该是一张好方子,值得研究推广。

四,生半夏完整颗粒直接进入汤剂,三个小时也煮不透(非高压锅),再煮两次也煮不透,造成一部分药材浪费,建议打碎后再煮。但是打碎后又会造成粘锅,所以建议打碎后包煎,再挤压出汁液服用,药材利用率会提高,还是内经见解老到!

一次亲自尝药的经历:生半夏用到120克居然没有一点毒副反应


疑问:生半夏煎出液(临床意义存在于此)性质并不燥烈,反而比较滋润。生半夏煎出液口感很像大米粥上面漂浮的“米油”一样滑润,并且我服用了120克生半夏煎出液之后,口中津液感觉较平时增多。所以我认为生半夏性质不燥,姜制半夏,矾制半夏才是导致半夏性质燥烈的原因,我对于120克半夏又进行了两次煎煮,煎出液都不再润滑,制半夏都是如此多次煎煮漂洗后搀加辅料制作成的,润滑成分流失巨大,性质自然燥。

所以我认为生半夏煎出液,性质润滑,并且还可以增加津液。制半夏丧失了这种润滑成分,才是半夏“燥”的根本。还是建议恢复生半夏的广泛使用,真实体验的人多了,对半夏“燥”的认识或许会改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